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学术动态
辞书编纂:筑高原 迎高峰
2017年01月09日 09:3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杜羽 字号

内容摘要:读者在此驻足,既能查找《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这些中外语文辞书,也可以翻阅《中国大百科全书》《不列颠简明百科全书》《中国历代官制大辞典》等百科全书、专科辞书。这是继1975年“国家辞书基础建构战略”、1988年“国家辞书体系优化战略”之后的第三次全国辞书编纂出版规划。”周洪波介绍,加强辞书质量检查、建立辞书出版的准入制度已经提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议事日程之中,“辞书编纂必须以学术领航,编纂者和编辑一定要有学术根底。因此,尽管我们有《辞源》《王力古汉语字典》等权威辞书,但是我们还需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方面需要修订这些辞书,另一方面也需要另编其他辞书,形成竞争、互补的局面,进一步提升我国古汉语辞书的质量。

关键词:辞书编纂;辞源;古汉语;汉语词典;辞书出版;读者;商务印书馆;读音;韩敬体;孙玉文

作者简介:

  走进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的涵芬楼书店,各种类型的辞书摆满了几个书架。读者在此驻足,既能查找《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这些中外语文辞书,也可以翻阅《中国大百科全书》《不列颠简明百科全书》《中国历代官制大辞典》等百科全书、专科辞书。有人戏称,读遍这些辞书,便可拥有整个世界。

  辞书是“无声的老师”,可以为读者释疑解惑,带来新知。近年来,我国编纂、翻译的辞书数量日益增多,种类不断丰富,但也存在着重复出版、整体质量不高等隐忧。推动辞书出版良性发展,提高辞书编纂质量,成为社会各界共同的呼声。

  提高出版门槛

  2013年10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2013—2025年国家辞书编纂出版规划》,189个重点辞书项目赫然在列。这是继1975年“国家辞书基础建构战略”、1988年“国家辞书体系优化战略”之后的第三次全国辞书编纂出版规划。近两年,规划中的《辞源(第三版)》《近代汉语词典》等陆续出版,让人们对什么是“高质量、高水平”的辞书有了实打实的认知。

  “近些年,我们国家出版了一些质量很高的古汉语辞书。例如武汉大学教授宗福邦等主编的《故训汇纂》,在收罗的对象和范围、体例设计、编校质量等方面都超过了清代阮元主编的《经籍籑诂》。北京大学教授何九盈等主持修订的《辞源》第三版,相较于1979年版的《辞源》,不仅在编纂理念上有突破,编纂质量也大幅度提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孙玉文对几种新出版的古汉语辞书赞赏有加。

  “改革开放以来,辞书出版发展得比较快,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等专业辞书出版社相继推出了一批品牌辞书。”中国辞书学会秘书长、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指出,经过众多专家学者与出版社的共同打磨,《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已经成为标志性的精品辞书,也为广大读者所认可。然而,在这些国家重点扶持、知名学者积极参与的精品辞书之外,用“剪刀加糨糊”的方式拼凑起来的辞书并不罕见,编校质量低劣的辞书也屡屡被曝光。

  2016年10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了一批编校质量不合格的出版物名单,辞书正是此次检查的重点之一。其中,有的辞书差错率达到万分之二,远超《图书质量管理规定》万分之一的标准。

  “现在辞书重复出版、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像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华字典》,其他出版社出版的同名词典有一二百种之多,读者很难辨别。”周洪波介绍,加强辞书质量检查、建立辞书出版的准入制度已经提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议事日程之中,“辞书编纂必须以学术领航,编纂者和编辑一定要有学术根底。很多出版社现在并不具备出版辞书的作者和编辑队伍,加强相关业务培训,提高准入门槛,对于提升辞书出版的整体质量一定是有好处的。”

  编纂思路与时俱进

  “近些年,由于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的发展,建起了各种语料库,跟几十年前我们编《现代汉语词典》时大不一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韩敬体1964年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就进入该所的词典室工作。在他看来,虽然技术手段便捷了,但很有创新性的辞书并不多见。

  韩敬体认为,即使同为语文词典,也可以开拓思路,“比如,近年出版的《全球华语词典》《全球华语大词典》,就反映了不同国家和地区当代华语词汇的面貌。《近代汉语词典》收入的则是从初唐到19世纪中叶的汉语词汇。一个向纵深发展,一个向广度发展,都是创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