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语文天地 → 语文漫谈

【语文漫谈】韩敬体:历史剧中层出不穷的文化知识硬伤

作者:韩敬体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2-22

  我国有四千多年的文明史,出现了为数众多的历史人物和不可胜数的传奇故事,为当今的文学作品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素材。特别是话剧、电视剧中,历史题材的占有相当的比重。优秀的历史剧对于丰富人们的文娱生活、给予人们民族传统文化教育,普及历史文化知识具有显著的作用。优秀的历史剧,本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进行艺术创作,对历史重大事件及相应时代的语言文字、典章制度等基本常识都比较注意,收到较好的社会效果。比如《三国演义》《雍正王朝》《后宫甄嬛传》等就是较为成功的剧作,受到广大观众和艺术界、学界的欢迎。

  但是,也有一些历史剧却不是这样,它们对历史事件任意戏说,胡编乱造,甚至闹出相声大师侯宝林讽刺过的“关公大战秦琼”的荒唐事来,对与时代相应的文化知识也不考究,任意“穿越”,让人啼笑皆非。还有些电视剧,制作还算认真,对历史事实还进行过考究,但在语言文字或文化知识上严重失实,也造成很大的失误。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一些历史剧没有尊重历史,把不同时代的历史事件弄在一起,扭曲了历史的真实性。长篇历史大片《楚汉传奇》,制作费用不菲,宣传力度甚大,剧中表现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事件,所坑死的儒生在私塾中教学童们读的竟然是《三字经》,而《三字经》学界一般认为是成书于宋代后的启蒙读物。《三字经》成书在秦始皇焚书坑儒后起码有一千三百多年!还有秦始皇的儿子公子扶苏竟然进谏父皇不要拆除祭祀孔子的“大成殿”,而祭祀孔子的殿堂起码在秦始皇后一千五百多年后才有“大成殿”之名呢!


《楚汉传奇》剧照

  历史剧《赵氏孤儿案》是一部颇有功力的巨制,在不少地方有可称道之处。起源于元杂剧的历史剧,在中外都有影响,京剧中也有较长历史的改编演出,较为成功。但电视剧也存在一些严重问题。剧中晋景公要夺赵朔兵权时,竟然引用商鞅和商君书的历史典故。而晋景公是公元前6世纪初期的人,商鞅变法则是公元前4世纪中期的事情,晋景公怎么可能预知二百四五十年后的人和事呢?电视剧《凤凰牡丹》的历史情节大框架是把原本发生在明朝“土木之变”的历史,移花接木地提到了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周代的卫国,卫明王、卫宣王之类都是向壁虚造的。如果是周代前期,战国以前,卫国君主只能称公、侯,不能称王的。而且,即使称宣王、明王,这些应该是他们死后才有的谥号,决不能在他们生前大臣们就当面称呼的。

  皇帝的谥号和庙号,都是在他们死后才有的称号,在其生前不可能有这些名号。现在,在一些反映历史题材的戏曲或电视剧中,竟有臣下在君主或皇帝生前甚至当着他们的面,直呼他们死后才有的谥号或庙号的现象。比如,有一个反映隋末历史题材的电视剧《隋唐演义》,竟在隋炀帝杨广还在世的时候多次地通过不同人的口称他为隋炀帝。有位说评书的艺人说唐太宗李世民时的故事,竟通过大臣的口当面直呼李世民为唐太宗。电视剧《大汉天子》中汉景帝生前写的遗诏的落款竟然有“景帝绝笔”字样。电视剧《孝庄皇后》也是在生前就乱叫“孝庄”的。电视剧《文成公主》有一个镜头,皇后宣读皇帝在贞观十五年下达诏书将宗室女封为文成公主时,竟然两次直呼皇帝为唐太宗。电视剧《大明奇才》里,在朱元璋还在位时,主考官竟然说出“太祖皇帝登基以来”的话。电视剧《大唐游侠传》中,两个要刺杀唐玄宗的人竟一口一个“玄宗”地谈论。电视剧《杨家将》里,也是对当时还在位的北宋皇帝赵光义直呼“太宗”。这些都是缺乏历史文化常识的表现。

  历史上职官或君主亲属称谓,不同朝代有的是不一样的,不能随便乱安。《楚汉传奇》中 “驸马” “太监”的称谓都是当时还没有出现的名称。驸马称谓西汉中期汉武帝时才有,太监之名唐代才有。《凤凰牡丹》出现的“郡主”之名也是所谓的卫国灭亡四五百年以后的晋代才有的。《杨贵妃秘史》中的人物竟然不断说出“裸奔”“蜜月期”“黑帮老大”“老牛吃嫩草”之类的当下时髦词语。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杨贵妃秘史》剧照

  电视剧《隋唐演义》阵容强大,内容和演技都还不错。但是先生教李元霸写字以及剧中书信、通缉布告等所用的文字一般都是小篆,这就与历史实际情况严重不符。众所周知,小篆是秦代统一使用的文字,那时隶体已经使用,汉代普遍用隶体字,到了南北朝、隋朝,楷书、行书已经流行,小篆已经不是很流行的了。电视剧《新洛神》里,曹植的唱词中竟然用了“梦黄粱”的典故。而这一典故是唐代沈既济的《枕中记》记载一个故事才有的,它比起曹植生活的时代足足晚了500多年,曹子建自由文学天才也不可能引用到它的。


秦相李斯小篆

  历史剧通俗地演义历史,寓教于乐,有益于传播历史文化知识。人们于娱乐中了解历史,感悟兴替,明辨善恶。但肆意穿越不同的朝代,前后倒置重要历史事件,颠覆文化常识,对于传统文化的学习、继承有害无益。

  声明
  本文原载《语文应用漫谈》(韩敬体编,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5年出版),经授权转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