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语文天地 → 语文漫谈

【语文漫谈】郑张尚芳:方言中房子的说法

作者:郑张尚芳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2-18

  一般印象,北方汉语称住房为“房、房子”,南方方言称住房为“屋”。只温州称“屋宕”,依韵书,“宕”本音堂去声,《说文》“一曰洞屋也”,温州说成堂上声,可单指处所如“吃饭宕(饭厅)、赌宕(赌场)、头媌宕(妓院),客宕儿(客厅)”,指地方也说“地宕、宕地”,问何处说“若屋宕”。上海说的“户荡”,照温州可写“户宕”。 相反,房子内部的房间北方多说“屋子”、南方多说“房、房间”,温州可单说“间”,房间面积说“间宕”,房内家具说“间底”。

 

  最特殊的是处州吴语及闽语住房说“处”,湖南沅陵乡话说“舍”。这些词更罕见更古老。

  闽南语住房说tshu写作“厝”。此字原表砺石和措置,并无房屋义,乃是方言硬借。依照山区保留更老特点的闽语,如建瓯说tshio、松溪说tshyo,应是有腭介音的三等字,永安、三元说舌叶音声母应是昌、书母而非清母字,更与厝不合。从尤溪tshy看它应是“处”的口语音。浙江处州方言房子也说“处”(如丽水tshyu、庆元tchye),它常用于地名。温州苍南严处、朱处,平阳毛家处,瑞安王处也是。“处”指居所,早见《易经·旅》“旅于处”,《韩非·外储左下》“季孙好士,终身庄,居处(家)衣服如朝廷。”福建浦城地名本就都写“处”的,近年说是要向闽南靠齐,奉命改成“厝”,却真的改‘错’了,令人啼笑皆非。

  沅陵乡话住房说tci(3),与“借”同声韵而读上声,因乡话书母字如“翅书水守少舂”也读ts、tc,因此可断为“舍”字。它可与藏文sjag(住宅、居室)直接联系,在汉语方言中可算是仅见够老的。

  “房”字可对藏文brang(居所、住处),但“屋”字却无对,也许与泰文牲畜栏棚gook相关。我们知道汉字“家”*kraa原象示中国古代居所是上住人、下关猪的,也即古越人所住干栏kraan的形象。所以越人后裔的侗台各族今都仍称房屋为“栏”raan,而南方汉语吴湘客粤闽诸语则只称猪圈牛圈为“栏”,词义窄化了,但栏棚与住屋之间在古人眼里则没有不可逾越的分界。

  藏文房子通常称khang,那即对当汉语“家”*kraa或“居”*ka。家室说khjim、对缅文im,则对当汉语“窨”*qrüms,《说文》“地室也”。这是从穴居发展来的非常古老的居住方式,现今汉语难得还在说“地窨子”。

  作者介绍

  郑张尚芳,浙江温州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汉语方言、汉语音韵、汉藏语言比较研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