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语文天地 → 审音专题

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

作者:刘祥柏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6-07

  山西解州历史悠久,尤以解州关帝庙闻名于世,但是解州这个地名究竟怎么读,一直有不同的看法。近日有关“解”字定音的消息更是引人关注,相关问题有必要从学理上予以探讨。

  据《运城日报》网络版运城新闻网5月10日报道,运城市邀请专家对解州的“解”字定音论证。运城市民政局官方网站在6月1日的民政要闻中配图发布消息说,运城市民政局组织相关部门对“解州”的“解”字召开审字定音专家论证会,18名地名、语言专家参加论证,认为将解州的“解”字定音为“hài”是对关公文化的传承,是符合运城实际、合情合理的。但是相关报道中都缺乏具体的读音论证内容。澎湃新闻网事后采访了运城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的领导和部分与会专家,6月2日在澎湃新闻网发表采访 “关羽故里解州怎么读?专家建议尊重历史应读hài”,采访中有关读音方面的证据也仅仅提到一名当地学者闫爱武2015年发表于《黄河晨报》的文章《关公故里解州为何应读“解(hài)州”》。而这个读音在现有的现代汉语字典、词典中并没有收录,那么,解州的“解”字究竟怎么读呢?

  现有的字典、词典没有收录的字音,是否属于字音失收呢?这需要对“解”字的古今音进行适当的考证才能有结论。古代韵书《广韵》“解”字收有四个音,并有相应的反切注音,这四个注音分别是:

  佳买切,今读jiě,如解放、解脱、分解;

  古隘切,今读jiè,如苏三起解、解送、押解;

  胡买切、胡懈切,这两个反切分别是古代浊声母上声和去声,今读都是xiè,常见于姓氏和地名,如解缙、解邑、解州。

  也就是说,地名“解州”中的“解”字在古代韵书中一直是有读音记录的,是胡买切或胡懈切,到了今天的普通话读音是xiè,完全符合古今音的对应规律。换句话说,古代韵书有记载,今天的字典、词典对“解”字的注音也并没有失收。

  有的人坚持解州的“解”字读hài道理何在呢?澎湃新闻网提及的闫爱武文章刊登于《黄河晨报》2015年10月10日第13版,文章里面第一项重要的理由正是《广韵》的反切读音记载,文章说“胡买切” 今天读hǎi(海),后来在长期的演变过程中变成了“亥”,声调发生了变化,目前在当地有“海”和“亥”两种读音。这个所谓的重要证据,实在禁不起推敲。首先,“胡买切”到了今天普通话读音,应该是xiè,而不是hǎi,文章作者不了解古今读音的演变规律,错误地认为古代韵书中的反切“胡买切”到了今天应该读hǎi;其次,“海”在长期演变过程中变成了“亥”,声调发生变化。这是作者自己编造的演变过程。古全浊上声字今读去声,这是古今读音演变的一条规律,并不是说“海”字读音会变成“亥”字读音,因为“海”字在古代就不是全浊上声字,不存在这样的演变过程。作者对于古代韵书反切注音最重要的误解在于用今天的读音来直接找出古代反切的读音,而完全不考虑古今音演变规律,想当然地认为“胡买切”就是h声母加上ai韵母再拼上声调,而完全不考虑古代声母清浊、全浊上声今读去声、见系开口二等字今读细音等音韵演变规律。实际上,《广韵》里面注音胡买切的字并不是“解”这一个字,还有一个很常用的字是“蟹”字,也是同样的反切注音,普通话读音也是xiè,但是能因此就认为普通话“蟹”字也应该读hǎi或hài吗?

  古代见系开口二等字普通话今读细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语音规律。不了解这个音韵规律,就不懂得如何处理普通话和方言之间的相关语音关系。古代跟“解”字属于同一个韵类的字,是蟹摄见系开口二等字,常见字有“皆阶街介芥界疥届戒械鞋蟹”等字。这些字在汉语方言里面北方话读齐齿呼ie这样的细音韵母,而在南方很多方言和部分北方方言读开口呼ai这样的洪音韵母,有的方言则有文白异读,同一个字,文读音是ie韵母,白读音是ai韵母。比如最常见的两个字“街”和“鞋”,“上街”有的方言说上gāi,跟普通话的“该”字读音接近;“鞋子”有的方言说hái子,跟普通话的“孩”字读音接近。因此就有看法说“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这个俗话中的“孩子”实际上应该是“鞋子”,因为有方言这两个字读音完全相同。普通话上述这些字都读细音,没有洪音读法。方言里有洪音读法,有细音读法,也有文读细音、白读洪音形成文白并存的读法。在运城这一带方言中,古代的见系开口二等字有文白异读,比如“街”、“鞋”的白读音是可以读得像gāi和hái的,还有“解开”的“解”白读音为gǎi,但是,这一带的人不能因此就认为,普通话“街” “鞋”“解(解开义)”字的读音也应该读gāi、hái和gǎi。

  涉及古代见系开口二等字的地名实际上很多,如果每个地方都根据自己的方言读音,而不顾普通话古今音演变规律,要求改变地名读音,将会造成混乱的局面。比如“界”字经常出现于地名中,像“黄洋界、香港新界”,这些地方“界”字并不读细音jiè,而往往读洪音gài,普通话能否因此就把地名中的“界”字读音改成gài?再比如香港有条有名的街道叫做“界限街”,这三个字都是古代见系开口二等字,在粤方言中的读音接近gài hàn gāi,而不是普通话的读音jiè xiàn jiē,那么,能否由此就根据当地方言读音把普通话读音也改成gài hàn gāi?这些读音在方言里面符合方言的古今音演变规律,在普通话里面符合普通话的古今音演变规律,不能根据某个方言读音去改变其他方言的读音或改变普通话读音。

  地名读音有一条原则叫做名从主人,这个原则的运用是有前提的,并不是无条件的。名从主人的情况应该是某个地名或人名在普通话中找不到相对应的又合乎古今音演变规律的读音,进而依据当地方言和普通话音系之间的对应关系进行折合。同样是古代“胡买切”读音的“蟹、解”,在方言里面有可能都读hài,而在普通话里都读xiè,符合这些字的古今语音演变规律,完全不需要再用名从主人的原则进行审定读音,就算是利用名从主人的原则,根据对应规律进行普通话读音折合,结果同样也还是xiè,不可能折合出来hài的读音。

  除了错误推测古代反切读音之外,提议解州的“解”字读hài的人还提出另外两条重要的理由。其一是“解州”这个地名历史悠久,这条理由经常被一些地方拿来用在地名改音上,而这个理由实际上跟读音并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地名历史悠久,难道日常事物的历史就不悠久吗?日常生活里面见到的“街”和“蟹”的历史就很短暂吗?能因为历史悠久,就必须有特殊的读音吗?常用汉字的历史大多都有悠久的历史,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这些常用字都应该有特殊的读音。其二是当地老百姓日常生活都是这样说话这样读音的。其实,这是对普通话审音的误解,普通话的字音如何审定,并不要求全国汉语方言也必须跟着普通话读音而改变读音,丝毫不影响各地方言自身的读音。就像普通话“鞋”字读xié,完全不影响当地人把“鞋”字读作hái一样;解州的“解”字普通话读xiè,完全不影响当地人在方言里面继续使用hài的读音。

  众所周知,普通话是以北京音系为标准音。在北京音系中解州的“解”字读xiè,还有北京当地的证据。在北京大兴区青云店镇有解州村和解州营村,这两个村相邻,与山西解州也有历史渊源关系,在北京这两个村名中“解”字的读音正是xiè,而不是hài。如果山西解州改读音为hài,就会出现这样一个混乱的现象,同样是解州这个地名,普通话就要分山西的hài州和北京的xiè州。

  确定普通话汉字读音标准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法定工作职责,由国家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根据相关章程审定普通话读音,而其他机构或组织擅自审定普通话汉字读音是不合相关法律和规定的,地方媒体自行更改普通话汉字读音也是于法无据的。

  声明:本文资料得到国家语委审音课题组其他成员支持,本文观点获课题组讨论认可。

  作者简介

  刘祥柏,北京大学语言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语文》编辑部副主任,国家语委审音课题组成员之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