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谭樊马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欧洲国名族名趣谈》

作者:谭樊马克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5-06
 

  今天的法兰西共和国,“法兰西(Françis)”一名来自法兰克人(Franks,日耳曼人的一支)进入高卢建立的法兰克王国(Francia),拉丁语词根-ia是地名后缀。其故乡至今仍有法兰克福(Frankfurt,法兰克要塞)。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也是来自“法兰克”加上“石头(stein,与英语stone同源)”。法语中,辅音c在i前软化成?,就读成了“法兰西”。英国人觉得法兰克人非常直率,所以英语中“直率”一词就是小写的“frank”。

  清朝时侯,称呼葡萄牙殖民者为“番夷佛朗机”,对应拉丁语Franci,是经过阿拉伯人、波斯人、拜占庭罗马人等的中转,因而把葡萄牙人视作法兰克人。泰语称呼白种人为ฝรั่ง[faràŋ],也是“法兰克”,走了波斯语或印地语的中转。马来人称白种人为Ferenggi,也是同理。美国城市旧金山(圣弗朗西斯科,San Francisco)也是来自“法兰克”。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f I)、西班牙政客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法国画家弗朗索瓦·吉洛(Marie Françoise Gilot)乃至方济各会(Ordo Franciscanus Saecularis,又称方济会或小兄弟会,或译法兰西斯会、佛兰西斯会)和今天罗马教皇方济各(Franciscus),名字都能看出和法兰西、法兰克的联系。只是我们翻译成法兰克、法兰西、佛朗机、弗朗西斯科、弗朗茨、佛朗哥、弗朗索瓦、方济各等种种不同。语言系属分类的弗朗什-孔泰语(Franc-Comtois),在罗曼语族下,名字的前半段也是“法兰克”。

  德语称呼法国为Frankreich,“reich”是王国的意思,相当于拉丁语的rex。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仍称呼法国为Francia,与法兰克王国不做区分。

  本身法兰克人是进入高卢地区的日耳曼人,所以下面这幅地图,同时画出了日耳曼人占据的法国、德国、瑞士、意大利等地。法兰克王国在查理大帝以后分裂为西法兰克王国、中法兰克王国、东法兰克王国三部分,大致就是今天法国、意大利、德国的前身。


(地图来源于网络)

  那么一来,我们说起法兰西,就必须同时说起法国的祖先高卢,以及后来得名于法兰克的两部分历史。

  先说高卢系统。高卢人是欧洲最早采用铁器的民族,所以曾经遍布几乎整个欧洲,但后来其他民族也拥有铁器后,就不占优势。但是高卢人信仰的德鲁伊宗教,以及凯尔特曲风等等,流传至今。现存的凯尔特语族语言有六支:爱尔兰语、布列塔尼语、康沃尔语、曼恩语、苏格兰盖尔语、威尔士语。

  法国本来是凯尔特系统的,“高卢(Galli)”一词与“凯尔特(Κελτοί”同源,爱尔兰、苏格兰的盖尔人(Gaelic)也是,又迁徙到小亚细亚变成加拉太(Galatae),《圣经》有《加拉太书》。Κελτο?则可能是Galatae坍缩而来的。词根gal意为“战斗”,gala战士,复数则是galat。这突出了凯尔特人英勇善战。阿维尔尼部(Arverni)酋长Vercingetorix的父亲叫Celtillus,词根也是“凯尔特”。美国波士顿有较多的爱尔兰移民,他们的NBA球队就叫“凯尔特人”,全称Boston Celtics。苏格兰足球联赛也有一支球队叫“凯尔特人”,全称The Celtic Football Club。在香港粤语中,前者译作“塞尔特人”,后者译作“些路迪”,这是因为在英语中字母c软化成/s/的发音,而不是/k/,就像“法兰克”软化成“法兰西”。前者是将普通话翻译“凯尔特”的声母变成更接近英语的发音,是晚近的翻译(NBA成立较晚),后者是苏超时期就有的固有翻译,直接音译。纽约州首府奥尔巴尼(Albany)也是凯尔特移民带过去的,来自盖尔人(Gaelic)的自称Alba。盖尔明显也是和高卢、凯尔特同源。 

  高卢语与拉丁语较为相似,如“马”(epos<equos和equus<equos)、“王”(rix和rex)、“海”(more和mare)、“光”(lugus和lux)。被凯撒征服后逐渐转用拉丁语。在法兰克人入侵后,自称转为法兰克/法兰西,但语言还是凯尔特-罗曼系统,未转用日耳曼语。


高卢人反抗罗马人入侵的“誓言勇士”

  凯撒《高卢战记》开篇就提到,高卢全境分为三部分,住着贝尔盖人(Belgae)、阿基坦人(Aquitani)、高卢人(Galli)。这三部分加起来,基本就是今天的法国、瑞士、比利时的总和。

  贝尔盖就是比利时的词源,从荷兰独立的比利时王国(Belgium),则用了凯撒征服前的贝尔盖人自称,但当时的比利时高卢(Belgic-Gaul)定都兰斯(Reims,来自当地的Remi人),并且行省界限抵达塞纳河,也就是说比利时王国只是东比利时。贝尔盖的词根与原始印欧语*bʰelgʰ-有关,意为“愤怒”“胀大”,大概因为贝尔盖人是当时凯尔特人中最好战的。拉丁语bellum(战争),英语belge(喷)、bulge(变大)、bilge(胡说)、belly(肚子)、billow(发气)大概都是同一词根。

  阿基坦公国历史上存在,至今的阿基坦大区,首府仍然是凯撒时期的波尔多(Bordeaux),来自Burdigala。著名的“阿基坦的埃利诺”先后成为法国王后和英国王后。

  拉丁语中高卢人(Galli)的单数是Gallus,和鸡(gallus)同形,所以有“高卢雄鸡”的绰号。

  法国首都巴黎(Paris)来自高卢人巴黎西部(Parisii)。城市原本是塞纳河江心洲上的一座聚落,名叫Lutetia,凯撒征服后用部落名字命名城市,但老地名还作为别称。高卢被征服为行省后,首府长期在卢迪南(Lugdunum),就是高卢语的“lug光”+“dun城市”。“光”,高卢语lugus,拉丁语lux,看得出同源关系。凯尔特神话中,太阳神就叫卢古斯,意为“光”。卢迪南(Lugdunum)后来音节缩减为里昂(Lyon)。英国首都伦敦(London)可能有着同样的词源。

  广义的高卢还包括山内(南)高卢(Cisalpine Gaul)和山外(北)高卢(Transalpine Gaul),这两处罗马化比较早(最早征服),留下的高卢语痕迹有限。山内高卢就是后面我们会讲到的北意大利的高卢族群,山外高卢行省省会马赛(Marseille)来自希腊语马撒利亚(Μασσαλ?α)。法国国歌《马赛曲》便是因法国大革命中的马赛起义得名。

  法国总统戴高乐(de Gaulle),也就是“高卢人”的意思。法语、意大利语de/da在名字中就是介词,相当于英语of。如法国的凯瑟琳·德·美第奇太后(Catherine de Médicis),还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工程师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名字分别有“美第奇(家族)的”和“芬奇(镇)的”,和“阿基坦的埃利诺”(Eleanor of Aquitaine)、“常山赵子龙”的结构一样。Gaulle和英语Gaul同源,但并不直接和拉丁语Gallia同源,而是来自日耳曼词根walha-(外国人),和威尔士(Whales、Welsh)倒是同源,但在爱尔兰语中都混作gall,如苏格兰Gallowglass雇佣兵便是来自爱尔兰语gall óglaigh(外国的勇士),苏格兰的加洛韦地区(Galloway)地区同理。威尔士人就是贝尔盖人从欧洲大陆移民到不列颠岛(英语Britain,拉丁语Britannia)上的,自称Cymru,英语转为Cambria。不列颠来自布立吞人(Britons),法国历史上的布列塔尼公国(英语Brittany,法语Bretaigne)则是布立吞人渡海迁徙到大陆留下的地名,仍说凯尔特语。今天布列塔尼大区下有一种法语方言,加罗语(Gallo),明显也是来自“高卢”。

  苏格兰(Scotland)得名来自盎格鲁-撒克逊时代从爱尔兰移民到不列颠的Scots部。苏格兰人喜欢纹身,也就是切开皮肤,威尔士语sgthru就是“切”的意思,跟现代英语“cut”同源。苏格兰地区在罗马帝国叫喀里多尼亚(Caledonia),土著是喀里多人(Caledons),又叫皮克特人(Picts),caledons的意为“硬皮”, picts则突出他们身上绘有油彩,参考拉丁语pictus、英语picture。加拿大和南非都有名为Caledon的城镇,是英国殖民留下的痕迹。

  凯尔特部落(贝尔盖、高卢)变为现代城市名的不止上述的巴黎、兰斯、里昂,法国的埃夫勒(évreux)来自Eburovices部、奥弗涅(Auvergne)来自Arverni部、弗约(Vieux)来自Viducasses部、朗格勒(Langres)来自Lingones部、雷恩(Rennes)来自Redones部、利模日(Limoges)来自Lemovices部、利雪(Lisieux)来自Lexovii部、罗德兹(Rodez)来自Ruteni部、梅多克(Médoc)来自Medulli部、梅斯(Metz)来自Mediomatrici部、南特(Nantes)来自Namnetes部、佩里格(Périgueux)来自Petrocorii部、桑斯(Sens)来自Senones部、圣特(Saintes)来自Santones部、苏瓦松(Soissons)来自Suessiones部、图卢兹(Toulouse)来自Tolosates部、图尔(Tours)来自Turones部、图赖讷(Touraine)来自Turones部、亚眠(Amiens)来自Ambiani部,德国的特里尔(Trier)来自Treveri部,意大利的都灵(Turin)来自Taurini部,等等。甚至法国沙隆(Chalons),即西罗马帝国歼灭匈人的沙隆战役发生地,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Catalonia)均来自Catalauni部。加泰罗尼亚也有说是来自Gothia Launia即“哥特人的土地”的,后文我们会提到哥特人。英格兰的埃文(Avon)和库姆(Combe)分别来自威尔士语“河”(afon)和“山谷”(cwm)

  瑞士自称赫尔维蒂联邦(Confoederatio Helvetica),来自高卢人赫尔维蒂部(Helvetii)。今天瑞士有一支Eluveitie乐队,名称也是来自赫尔维蒂,他们主打复古的高卢曲风,用风笛等凯尔特传统乐器演奏,部分歌曲还是高卢语(Gaulish)填词并演唱。拿破仑曾建立“赫尔维蒂共和国”,瑞士联邦的前身。瑞士(Switzer)则来自施维茨州(Schwyz),建立旧瑞士邦联最初的老三州之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