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张敏:汉语为什么(还是)没有独立的形容词类

——兼论东亚东南亚量词语言均无形容词

作者:科研处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7-19

 

汉语为什么(还是)没有独立的形容词类
——兼论东亚东南亚量词语言均无形容词
(提要)

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 张敏

  所谓“有独立形容词类”指的不是形容词存在某些有别于动词或名词的句法语义特征,而是这些特征足够基本、能据以将它在词类系统首层分化为一个主要形式类。就形容词与动词有牵连的语言而言,判断标准有二:一是不能直接作谓语,二是能直接作定语(但动词性成分和小句不能)。“汉语没有独立的形容词类”成为学界长期以来一种默认的看法,主要是基于标准一(二者合称谓词);自范继淹(1958)以来许多学者都认为汉语里形容词直接作定语的结构是一种广义的复合词,在句法层面形容词是不能直接作定语的,因此也不满足标准二。
  在通行多年之后,“汉语没有独立的形容词类”的看法在近年来受到一些直接的挑战,如Dixon (2004)、Paul (2005, 2015) 等(尤其是后者,论证颇有力度);此外,自Larson (1998) 起不少人如Cinque (2014) 等对日耳曼语、罗曼语里形容词性直接/非直接定语(或NP/DP修饰语)的比较分析也不禁会令人对汉语里的情形生疑。本讲从现代汉语内、外两个角度说明,新近提出的反证均不足以推翻原有的看法。就现代汉语而言,一方面,动词、形容词性成分简单/复杂形式作定语的高度一致性使得“有形容词说”成为悖论;另一方面,Paul (2005, 2015) 从并列测试、pro-form测试等角度所作的反驳亦不足为证。
  现代汉语之外也存在有力的证据。Rijkhof (2000) 曾根据52种语言的样本提出蕴含共性“量词语言无独立形容词类”,因其样本中量词语言的不足(7种),我们最近用东亚、东南亚大陆地区90个量词语言/方言点(以及区域内几个非量词语言)对其进行了检测。我们将同时满足以上两条标准者归入形-动“高度分化”(有独立形容词类),同时不满足者为“低度分化”(无独立形容词类),满足标准一而不满足标准二为“中度分化”(形容词为“近动形容词verby adjective”)。考察结果是,区域外语言有少数几个中度分化的,区域内几乎都是低度分化。这些符合预测的语言分甲乙两大类。甲类语言较少,其形容词要依靠额外手段(名词化/关系化)才能作定语,如嘉绒语、韩语、Jahai语等。乙类相当大,包括考察范围内大多数语言,其形容词看似能直接作定语,但要么动词性成分(关系子句)同样也直接作定语(称作A型,如日语、Nivkh语、T’in语等),要么形-名组合构成“准复合词”因而形容词定语并非处于句法层面(称作C型,如境内大部分藏缅语以及部分苗瑶语),要么是上述两级之间的过渡类型(称作B型)。最有意思的是B型,其中在侗台、苗瑶、藏缅、南亚语里都可观察到成系列的中间环节,可从中窥知形名直接组合是如何一步步“复合词化”的。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乙类非汉语代表的类型均见于历代汉语。四个历史阶段的汉语都没有独立的形容词类,但实现“无独立形容词类”的方式却在两种类型之间往复循环:早期上古汉语是A型,晚期上古汉语是C型,中古汉语至近代早期回复为A型,近代汉语由元代开始转回C型。以上观察对“有形容词论”构成不易解释的重大障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