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梁源:声调变异中的发音与感知机制 ——以香港粤语为例

作者:梁源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2-02

  粤方言素以声调类型丰富、与中古汉语调型对应整齐而著称。从音高而言,香港粤语的上阴入相当于阴平、下阴入相当于阴去、阳入相当于阳去,因此九个调类可归为六个声调(Bauer and Benedict,1997;Matthews and Yip,1994)。见表1。

表1 香港粤语声调一览

  近年来,粤方言的声调发生了变化,不少字出现两读、发音人无法辨认,导致大量依据声调区分的对立对变成了同音字。这种声调变化在香港粤语和广州粤语中尤为明显,学者们称之为“声调混同”(tone merger),语文教育者们则谑称为“懒音”(何文汇,1994;陈雄根、何杏枫,2001;张洪年,2002)。粤方言的声调变异引起了广泛关注(Wong,2008;Bauer et al.,2003;Peng,2006;Yiu,2009;Fung and Wong,2010a、2010b;Mok et al.,2013),研究者们好奇到底哪些声调已经发生混同、哪些声调可能发生混同,并探究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声调发生混同。声调作为语言(认知)系统的组成部分,发音人不仅要通过大脑对发音器官发出声调的发生指令、还要依靠听觉器官等对接收到的声调进行辨认,因此,声调的变异必然同时涉及发音和感知两个方面。本文以香港粤语声调为例,探讨声调变异中发音与感知的关联,尝试揭示发音与感知机制如何作用于语言演变。

  1.发音和感知的实验

  由于语言变异主要在青少年中发生,因此,本文的发音人以20-25岁青年为主,平衡发音人性别和数量,共有16名男青年和16名女青年参与研究。

  发音实验刺激字表包含18个目标字以及18个干扰字,目标字必须符合:①以元音[a]、[i]或[u]为韵母;②声母以塞音和塞擦音为主;③可以单说并且常用。每个字按照AAA形式读两遍,使用便携式数字录音机ZOOM H4n进行录音,采样率为44100Hz。发音数据的分析工具是Praat,使用Praat脚本ProsodyPro提取AAA的第一个音节进行基频时长的归一处理,将每一语音样本的基频曲线分成十等份,首末两个点的基频值不纳入分析范围。

  感知实验采用区分实验的方法。刺激字表包括AA和AB/BA两种字对,不仅涵盖发音实验的目标字,还增加了14个干扰字与目标字构成的最小对立对。通过基频合成人声制作刺激音节,利用Adobe Audition对音节时长和音强进行归一处理。为避免发音人的发音表现受到感知实验影响,先进行发音实验,接着进行感知实验。

  2.声调变异的发音表现

  通过发音实验数据对同一发音人同一声调的所有语音样本的相应百分时刻点的基频值进行时长归一处理,可以得到该发音人的某一声调类型的基频均值,以及不同时刻点对应的标准差,从而绘制声调基频图。如果所有测量点的基频在一个标准差内都重合,基于相近调型或者相近音高的声调容易混同(Wang,1987),可以判断两个声调在发音上出现混同。见图1的T3/T6(发音人015,女,20岁)。

  
图1 发音人015的T3/T6的F0比较

  32名发音人的声调发音和感知的混同表现,见表2和表3。

表2 香港粤语声调发音混同的主要类别

  3.声调变异的发音和感知机制

  根据上述结果,从涉及发音人的个数比例上看,香港粤语声调的感知混同比发音混同要更严重;从混同声调的类别上看,似乎只有T2/T5在感知上的混同相对更严重,其他区别不大。我们认为,研究声调变异中的发音和感知机制必须从个人层面出发,由于每个人的音域以及感知上下限都不同,从个人层面出发,才能保证发音数据和感知判断都来自相同的认知系统。而这一点在前人研究中往往被忽略。

  以发音人个体为单位重新整理表2数据,比较声调在发音和感知的混同,结果见表3。

表3 声调变异中的发音与感知关联

  声调变异在发音和感知表现的不一致,理论上可以分出四种类型。除了正常发音和感知一致外,Labov et al.(1972)还观察到发音混同而感知区分的变异,以及将发音区分而感知混同称为“接近混同(near-merger)”、并认为这是一个挑战音系处理理论的“迷”。从表3来看,32名发音人的分布并不均匀,尽管混同的声调对不完全相同,超过一半的发音人已经出现了声调完全混同(full merger),即类型(a);能区分六个调位的发音人则占16%,即类型(d)。处于中间状态的两种类型,发音混同而感知区分(即类型(b))的比例,远不如发音区分而感知混同(即类型(c))的高。这说明香港粤语的声调混同正在发生当中,能区分的人数越来越少、混同的人数越来越多,同时,接近混同(near-merger)现象更为普遍。

  由于语言的共时变异与历时演变存在着可比相似性(Ohala,1983),语言学家往往可从共时变异预测或模拟历时演变。如果我们认为香港粤语发音人从能分辨六调位(即(a))慢慢演变到最后不能分辨这些声调(即(d)),那么,表3可以整理为表4。

表4 声调演变中的发音与感知关联

  也就是说,发音人从能区分六调位演变到不能区分调位(即声调混同),中间经历两种状态:发音混同而感知区分,即类型(b);发音区分而感知混同,即类型(c)。由于后者的比例比前者高出三倍多,我们基本可以推断:声调混同很大可能是从感知出发、再延至发音。

  参考文献

  陈雄根 何杏枫 2001 香港中学生粤语发音问题研究,Education Journal(教育学报)第29期。

  何文汇 1994 粤音基本知识教学纪事,《中国语文通讯》第31期。

  张洪年 2002 21世纪的香港粤语:一个新语音系统的形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期。

  Bauer, Robert S. and Paul K. Benedict 1997 Modern Cantonese Phonology. Mouton de Gruyter.

  Bauer, Robert S., Kwan-hin Cheung and Pak-man Cheung 2003 Variation and Merger of the Ris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 Vol.15:211-225.

  Fung, Roxana S.Y. and Cathy S.P. Wong 2010a Mergers and Near-merger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Tones. Presented at Tone and Intonation 4, Stockholm, Sweden.

  Fung, Roxana S.Y. and Cathy S.P. Wong 2010b The Mechanisms of Tone Merger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Presented at 1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Yue Dialects, Macau.

  Labov, William, Malcah Yaeger and Richard Steine 1972 A quantitative study of sound change in progress. Philadelphia: U.S. Regional Survey.

  Matthews, Stephen and Virginia Yip 1994 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Routledge.

  Mok, Peggy Pik-Ki,Donghui Zuo and Peggy Wai-Yi Wong 2013 Production and Perception of a Sound Change in Progress: Tone Merging in Hong Kong Cantonese. 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 Vol.25(03):341-370.

  Ohala, John J. 1983 The Phonetics of Sound Change. In C. Jones (ed.), Historical Linguistics: Problems and Perspectives. London: Longman. 237–278.

  Peng,Gang 2006 Temporal and Tonal Aspects of Chinese Syllables: A Corpus-based Comparative Study of Mandarin and Cantonese.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Vol.34:134-154.|

  Wang, William S.Y. 1987 A Note in Tone Development. Wang Li Memorial Volumes. Hong Kong: Joint Publishing, Pp, 435-443.

  Wong, Tak-Sum 2008 The Beginning of Merging of the Tonal Categories B2 and C1 in Hong Kong Cantonese.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Vol.36(1):155-174.

  Yiu, Carine Yuk-man 2009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Change of Ris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An Experimental Study.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Vol.10(2):269-291.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6期

  作者简介

  梁源
  北京大学语言学本科、硕士,香港大学语言学博士。曾任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代汉语教研室主任、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学科点负责人。现为香港教育大学中国语言学系助理教授,“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荣誉文学士”课程主任。研究兴趣包括汉语方言音系、语言形成与历时变化、句法语用接口、汉语二语教学。发表论文数十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