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宗守云:张家口方言一些特殊形式的选择连词——现实性对立和主观性差异

——现实性对立和主观性差异

作者:宗守云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1-15

  在张家口方言中有三组特殊形式的选择连词:“无论/无了/无”“爱”“还是/是/也不是”。这些选择连词在共时系统中存在着对立或差异,它们的形成过程也有同有异。

  一、无论/无了/无

  “无论/无了/无”是同一个选择连词,“无论”的“论”是轻声字,在本地人听起来是“无了”,在说话快的时候,“无论”的第二个音节脱落,就只有“无”。我们统一为“无论”讨论。

  “无论”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用;可以连接小句,也可以连接句内成分。在张家口方言中,“无论”连接小句在各地都比较普遍使用,而连接句内成分仅见于涿鹿、怀来等坝下地区。例如:

  (1)无论你哥哥去,无论你姐姐去。(或者你哥哥去,或者你姐姐去。)

  (2)二明无论三明都能去。(二明或者三明都能去。)

  “无论”本来用作无条件连词,表示在任何条件下结果或结论都不改变。我们可以用“无论p,q”来表示这种无条件句。例如:

  (3) 无论去康保还是去张北,都要告诉我一声。

  首先,并列项离析。P包含两个并列项,两个表示选择关系的并列项可以被离析出来,由“无论p,q”变为“无论p1,无论p2,q”,意义不变:

  (3') 无论去康保,无论去张北,都要告诉我一声。

  其次,联系项单用。“无论”可以单用,成为“p1,无论p2,q”:

  (3'') 去康保,无论去张北,都要告诉我一声。

  再次,复合句整合。当“p1无论p2”独立作为单小句或单小句内的成分,q或者仍然做单小句,或者做句内成分,这就完成了从并列复合句向简单句的转变,“无论”作为选择连词就更加典型了。例如:

  (3''') 去康保无论张北,都要告诉我一声。

  二、爱

  “爱”一般都配套使用,而且需要有语气词“嘞”配合使用。“爱”一般只连接小句,不连接句内成分。例如:

  (4) 爱你去嘞,爱我去嘞。(或者你去,或者我去。)

  “爱”和“无论”都用于非现实情态,但主观性程度不同,“无论”主观性弱,客观性强,是客观性语言成分;“爱”主观性强,是主观性语言成分。

  “爱”的基本义是“喜欢”,动词。“爱”首先从动词“喜欢”发展出“无论、随便”意义,是无条件连词,然后又分别发展为虚拟连词和选择连词。“爱”所在的小句包含有任指意义的疑问代词,“爱”可以用作无条件连词,相当于“无论、随便”,例如:

  (5) 爱去哪里嘞,都可以。

  例(5)“爱”尽管可以理解为连词“无论、随便”,但仍然还有“喜欢”的意义。这时候,“爱”实际上介于动词“喜欢”和连词“无论”依违两可之间,是中间状态。在两种情况下,“爱p嘞,q”中“爱”只能理解为“无论、随便”:1、p作为一个事件,其主体是非生命事物,不具有情感;2、p作为一个事件,具有消极色彩,不可能是人所喜欢的。例如:

  (6) 雨爱下到多会儿嘞,我也不在乎。(雨无论下到什么时候,我都不在乎。)

  当p不包含任指疑问代词,而是用一种在说话人看来的极端状况代替任指疑问代词时,“爱”就成为虚拟连词,相当于“哪怕、即使”:

  (6') 雨爱下到过年六月嘞,我也不在乎。(雨哪怕下到明年六月,我也不在乎。)

  “爱”从动词“喜欢”发展为无条件连词,还有另一条途径,即“爱”所在的小句包含有并列项。例如:

  (7) 你爱吃米饭还是面条嘞,都没有关系。

  例(7)“爱”既可以理解为动词“喜欢”,又可以理解为无条件连词“无论、随便”,处于中间状态。“爱”也是在上述两种情况下只能理解为“无论、随便”。例如:

  (8)水爱往东流还是往南流嘞,都淹不着我们地。(水无论往东流还是往南流,都淹不到我们的田地。)

  首先,并列项离析。p中表示选择关系的并列成分各项可以被离析出来,意义不变:

  (8')水爱往东流嘞,爱往南流嘞,都淹不着我们地。(或:水爱往东流爱往南流嘞,都淹不着我们地。)

  其次,等同项删略。如果p1和p2有等同成分,这些成分在一定条件下被删略,那么“爱”所连接的成分就成为不完全形式,这时“爱”应该是真正意义的选择连词。例如:

  (8'') 水爱往东嘞,爱往南嘞,都淹不着我们地。(或:水爱往东爱往南嘞,都淹不着我们地。)

  三、还是/是/也不是

  “还是/是/也不是”都可以连接小句,“还是”倾向于单用连接小句,“是”和“也不是”既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例如:

  (11) 他去二黑蛋家了,还是/是/也不是去三结磕家了,反正往巷子里头去了。

  (12) 他们家的梨儿还是/是/也不是苹果让人偷了。

  “还是/是/也不是”用于现实情态,包括过去和现在发生的事件。有时也用于将来,但一定是事件的主体计划好的、有过准备的事件,或者是已经言说过的事件。

  “还是”作为表示选择意义的连词,用来连接小句,意义相当于“或者”(吕叔湘主编,1999:255)。在普通话中,“是”也可以作为选择连词,但没有“还是”自由。张家口方言“是”作为选择连词非常自由,“还是”能怎样用,“是”也能怎样用。

  在北京话等北方官话中,“也不是”用来表达言者疑惑。“也不是”是“也不知”的弱化形式,已经词汇化为情态动词。“也不是”后面有表示选择关系的并列成分,可以发展出选择连词的用法。例如:

  (13)也不是咱的命不好,还是冯大人的运不济,还没到任呢,又撤了差。(老舍《我这一辈子》)

  “也不是”发展出选择连词的用法,和p的离析有关。如果p中表示选择关系的并列成分各项被离析出来,由“也不是p,q”变为“也不是p1,也不是p2,q”,那么“也不是”就开始向选择连词过渡。

  (13') 也不是咱的命不好,也不是冯大人的运不济,还没到任呢,又撤了差。

  在张家口方言中,例(13')“也不是”介于情态动词和选择连词之间,可此可彼,是中间状态。如果离析后的并列项有等同成分,还可以删略。例如:

  (13'')他也不是吃了三个,也不是吃了五个。→他吃了也不是三个,也不是五个。

  在张家口方言中,“也不是”还可以单用,作为联系项居于并列项中间,这时“也不是”只能是选择连词,不是情态动词。例如:

  (13''') 他吃了三个也不是五个。

  以上我们讨论了张家口方言三组特殊形式的选择连词,这三组选择连词在张家口方言系统中形成了对立和互补。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4期

  作者简介

  宗守云,1968年生,河北涿鹿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在《中国语文》《世界汉语教学》《语言教学与研究》《语言科学》《语言研究》《语文研究》《汉语学习》等杂志发表语言学论文200余篇。出版著作6部,《功能修辞学导论》《修辞学的多视角研究》《新词语的立体透视》《集合量词的认知研究》《汉语量词的认知研究》《现代汉语句式及相关问题研究》。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两项,“集合量词的认知研究”,“张家口晋语语法成分及其演变研究”。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一项,“晋方言情态动词‘待’及其否定关联和意外性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